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7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本文在下周内会完结


17.

“中也……”

“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待我们的孩子,替我看他长大……”

“把我葬在咱们以前那个院子的樱花树下吧。”

“还有,你要永远记得,我爱你……”

 

“不好意思打断您的表演了,太宰先生。”站在旁边的医生面无表情地说,“不过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您一个常识,那就是:拔智齿并不会死人。希望这不会让你感到惊讶。”

他把人按在牙科治疗椅上躺好,同时用那副冷漠的口吻继续说道:“还有一点就是,请您对我们的干部大人保持应有的尊重,虽然他现在被异能变成了这幅样子,但他未来也不会成为您的妻子。”

 

“不用理他,西村。这人本来就是天生戏骨一身戏。”港黑的干部大人还没来及将刚才那身职业套裙换下,现在坐在旁边的等待区,正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八卦杂志来打发时间。听到这边的拔牙现场热闹得仿佛上演琼瑶剧,他头也不抬地说道:“一针芬太尼打下去让他闭嘴。”

预备为前干部先生拔智齿的西村医生正在调整座椅,闻言面瘫着一张脸抬起头:“……拔智齿也用不着全身麻醉,中原先生。”

太宰治躺在那张皮质表面的椅子上,头顶上方的牙科灯被打开,骤然的强光让他不自觉眯了一下眼,嘴上却仍毫不耽误地逞强道:“没错。中也你这个白痴蛞蝓。”

中原中也翻过一页杂志,平静而淡定地嘲讽道:“因为害怕拔牙而在门口磨蹭半个小时才进来的人不配和我吵架。”

不肯示弱的前干部先生眉梢一跳,准备了一肚子话正打算反唇相讥,恰逢西村医生下手准确地拿器具敲了敲他的后槽牙,于是那颗本就一直在隐隐作痛的后槽牙顿时叫嚣似的剧烈疼痛起来。

“…………”

中原中也似乎是察觉到了似的发出一声洋洋得意的冷笑;而太宰治在一脸痛得生无可恋的空白表情中,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打消了和自己那吵架吵了十来年的前搭档斗嘴的念头——拔掉智齿时的疼痛竟然比那些个骨裂或者穿透伤给人的冲击还大,这确实有些出乎意料,大概是因为牙齿距离大脑更近……或者牙神经的神经末梢比其他的什么来得更敏感一点。

 

西村医生的动作干净利索,没多长时间就处理好了那颗让太宰治很是疼了几天的智齿。他是港口黑手党里专门为干部级别成员服务的医生,虽然尚且年轻,但资历却很老,差不多和太宰中原他们两个是同期,并且过去关系还能称得上一句“说得过去”。这位总是面瘫着一张脸的年轻医生对他们两个虽然不像他们彼此之间那么知根知底,但他们两个人出任务后的狼狈模样也是见了无数次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看个牙医的话,那也不用大费周章地专门预约港黑里那些专门服务于黑手党的医生,随便找个口腔医院挂牙科就好了。中原中也会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收拾好那些器具,西村医生把咬着棉球神色怏怏不愿讲话的太宰从椅子上赶起来,然后一边洗手一边头也不回地对等待区的现任干部说道:“你去旁边那台机器前面等我,中原先生。”

长相精致的少女合上手中的杂志放到一边,太宰拖着步子挪到他身边,趁中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的时候一下子从背后将她搂在了怀里。

 

太宰治把下巴压在中也柔软的发顶上,嘴里哼哼唧唧地说:“不给西村看,中也是我的!”

 

因为要咬着棉球的缘故,所以说出来的话语尾音微妙地黏连在一起,被太宰用那种微微低沉的嗓音含混说出来,乍听上去会让人产生一种“他在对自己撒娇”的错觉,心理反应如何先不说,反正口头上先不由自主地软和了几分。

这种狡猾小把戏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从中也和他认识十二年、至今(虽然表面上不显但内心却)仍然很吃他这一套上便可见一斑。少女抬起来的手臂停顿了下,片刻后那只比以往小了一圈的手掌摸上压在自己头顶那颗脑袋的脸颊一侧,手指插进鬓发间安抚意味地摸了两下,语气却很敷衍:“去旁边坐着,别碍事。”

收拾好器具的西村医生转过身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年轻的医生实在是懒得和这两个人讲话。

 

是的,来这里预约了西村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本身对异能理论有着很大兴趣,在这一块也是小有研究,中也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起来可以让他对自己大致做个检查,分析一下可能的情况。

听起来需要一段时间,但实际上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到五分钟,中原中也在那台机器前方的圆环里站定,西村调整了参数和其他设置,接着按下启动键。

三分钟后全身扫描结束,医生拿着新鲜出炉的报告单一目十行地快速过了一遍,皱起眉:“从结果上来说,看不出什么异常。你的全身各项参数都在女性的正常值内,健康得能去跑个马拉松全程。”

中原中也从圆环里走出来,脸上表情有微妙的不爽:“劳驾,‘都在女性的正常值内’——我觉得这句话本身就十分不正常了。”

“但是中也现在就是女孩子嘛。”太宰从西村手里拿过那份结果看了一眼,“嗯,的确看不出来什么呢……”

中原眨眨眼,有点意料外:“你还会看这个?”

太宰治随手把那份结果放到一边,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就是咬着棉球的样子让他那个微笑有点无法控制的走形——笑眯眯地冲他说:“中也你这么说,森先生是要伤心的。好歹我也曾被他带走训练过那么几年时间呀~?”

前搭档兼一起长大的竹马想了想,发现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说的也是。”

 

旁边认真思索这种情况的西村医生完全没去理会这两人没有丝毫营养的对话,他在皱眉思考了很久之后,终于缓缓开口:“假如讨论‘如何能由男性变成女性’这个问题的话,考虑到完全没有让中原先生察觉到的变化过程,我觉得有以下三种选项。”

 

“第一,也是我们会第一时间想到的,那就是‘异能’。”

太宰懒洋洋地插话:“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我的‘人间失格’不起作用。”

西村点点头,接着说:“第二,‘科学’——这是特务科那些人喜欢用的手段。”

“科学?”中原中也说,“你的意思是……药物之类的?”他不大确定地看向太宰。

太宰治察觉到他的视线,表情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非常有可能!你看,不还有高中生因为吃下了某种药物变成了小孩子嘛……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得这么快,想来变成女性这种药物也早就研发出来了。”

而中也只听了他开头一个话音就没打算再认真听下去。“没人在和你讨论漫画。”他面无表情地说。

显然西村也没打算理会太宰这个前任干部,他接着说:“但从生物学的角度说,要将一个成年男性从内到外完全变为女性,只能从基因的角度入手,还有身上器官的变化,以及激素的分泌等等,想一想就很不合实际……但即使退一万步讲,真的有这么一种药,那也肯定不会是安全无痛一次性能成功的,必定会使人体产生极大的痛感。所以我个人不太相信是‘科学’。”

合情合理,有理有据。中原中也点了点头,就连太宰也没什么要反对的意见,只是微微勾着嘴角,玩着捞起来放在手心的前搭档的手指。

“那么,还剩下一个结论就是,‘无法解释的事实’。”西村说,“不是异能,不是科学,而是另一种超出了我们常理外的东西出现了。”

这一点中也已经听太宰提起过,虽说没有表态,但听上去太宰他也更偏向于这个原因一点。“无法解释的事实,”他缓缓重复了一遍,“比如说呢?”

“比如说,这是一个来自女巫的诅咒。”太宰煞有介事地插话,“诅咒中也变成了姑娘,只有对真正喜欢的人表白才能解除诅咒!”

 

中也:“…………”

中也:“闭嘴。”

听上去就画风突变,一个大漂移直接拐进了隔壁童话频道。

 

但这个论调西村医生居然点头同意了,他一板一眼地说:“即使我觉得这种理由的可能性不会比中五百万彩票的可能性大多少,但——不能否认的,这的确是诸多可能性里面的其中之一。”

中也:“…………”

西村:“很遗憾,中原先生。恐怕在这件事上我无法为你提供太多有效的帮助。我会接着研究一下这件事,一有结果会立刻通知您的。”

这他还能说什么呢?幸好本来就没有抱太大希望,而且来之前在那个藏着故事的公司里还发现了另一条人物线索。

于是自觉尚没有到山穷水尽地步的中也心情平静,对他微微颔首致意:“那么,麻烦了。”

 

 

从西村医生的私人诊所出来时又已经到了黄昏时分,街上到处都是在匆匆往家赶的白领和打工仔。出门的时候中原接了红叶大姐的一个电话,倒不是什么工作,而是替她去取一件昨天定制好的和服(某种意义来说这件事比工作还重要),她今晚有另一场必须出席的晚宴,着实脱不开身。

知道红叶大姐是因为分担了自己的一部分工作才变得这么忙,所以中也没有一句废话,开着车就带太宰来到了那家定做和服的店门前。

然而,与其说是服装店,不如说是一间大宅子更加合适一些。红瓦飞檐,庭院流水……只从敢把服装店开在这里面的大手笔来说,就能知道在这里定做一套和服,价格绝对不会比中也开瓶好酒的价格低。

中也把车子停好,正准备推门下车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旁边副驾上的人轻轻捏住了。

他盯了捏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几秒,随后撩起眼皮:“做什么?”

“我刚刚说的那个猜测,说不定是真的呢?”太宰偏过头,将那只略显纤细的手腕往自己这边拽了拽,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尾带笑,瞳色却微微深邃了些许:“中也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TBC

评论(70)

热度(2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