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5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二更达成


15.

有芥川坐镇的谈判任务一般都会进行得很快,原因一个是他讨厌拐弯抹角的扯皮和语言陷阱,向来都是分三步——说明条件、确认对方同不同意、同意就签字走人不同意就撂笔揍人,十分简洁明了;而另一个原因和上面这个脱不开干系,那就是要谈判的对象一看来的人是这位,就知道什么迂回手段都用不上了,只能签字,或者把己方想要修改的条例清楚摆出来,协商后再签字。

这次也是一样。对山崎集团的审核行动本就在最近,并且组织内的相关部门提出了和他们的下一年合作计划条例需要做出一些修改的报告。中原中也打了个电话问清后便以职务之便将这件事提前提上了日程,并拍板将此事交给了芥川——及他指定的几个“部下”负责。

 

“那么,希望我们能继续合作愉快下去,来年也继续请多关照了。”将签完字的钢笔收起来,山崎苍介从沙发上站起,再度挂着真诚的笑对着芥川微微鞠了一躬。

芥川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将新定下的合作文件拿起来过了一遍后交给站在一边的中原中也:“现在拿去给财务部。”

顿了顿,他又面不改色十分镇定地对站在身后的太宰吩咐:“你去送她。”

他的两位前辈平静地回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山崎苍介目睹了这一幕,有些不解:“呃……芥川先生是赶时间?”

芥川小幅度摇了摇头,大约是此人没有废话十分有效率的办事态度令他省心,所以在进到这栋大楼的四十分钟后他终于话多了一点,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说辞:“首领今晚的航班,财务部要赶在这之前出一份新的预决算报告。”

山崎苍介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令人放心呢。”

芥川没有接话,只是带着留在这的人虎同样向外走去:“那么,带路吧。在部下把文件送回再开车赶回来的这段时间里,我需要把剩下的事办完。”

来视察的人会随机抽查一些部门的具体情况,这也是惯例了——虽然对方看起来没带专业人士,不知道眼前这位能不能看懂那些写满了专业词语的报告书和文件,但山崎苍介还是没敢多问,应声着带领他们向外走去。

 

咔哒。

——然而在他们走了五分钟之后,董事长办公室那扇白色金属门再度被轻轻推开了。

 

去而复返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轻而易举地闪过了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观察清楚的各路监控,在芥川和中岛牵制住那个董事长和他的秘书时,又如同在自家后院溜达一般地转了回来。

反手轻轻合上门,中原中也表情有些微妙地感叹一声:“没想到居然真的没注意到我们的样子……”

“正常。统一制服和形象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太宰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小的U盘,抛向他的前搭档,“人们会受千篇一律的感官感受影响,从而下意识模糊了对每一个个体的细微观察——特别是,面前还有一个更需要他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来警惕和戒备的对象的时候。”

“欸,是吗。”中原中也随口应了一句,接过U盘走向办公桌上的那台个人电脑。晃晃鼠标解除了屏保,然后把U盘插入到侧边的插口,接入成功后桌面上便弹出一个十分简洁的界面,确保他从现在开始的所作所为不会受到任何监控、留下任何痕迹以及替他解读那些加密文件的密码。中原中也的双手飞快输入一行指令,然后便开始一个个翻起了那些看上去很可疑的文件夹。

 

与这边争分夺秒的紧张行动相比,办公室另一边的太宰治便显得无所事事许多。他闲庭漫步一般在这间不小的办公室里缓缓转了一圈,经过那些用来净化空气的绿植、放在采光优良落地窗前的躺椅以及一个摆放颇为用心的古董展示架之后,最后在那堵整面墙都被改造了一番的大书架前站定。

一整面墙都被打成了书架、并且上面整整齐齐摆满了书的场面还是非常壮观的,不过太宰治一向认为能这么装修的人,追求文艺格调的目的肯定要大过真切热爱阅读的内心,摆上去的书大约有一多半都没翻开过——谁管里面讲的是什么呢?只要摆在那里看着好看就好。

但不能否认,在一个大企业家的办公室内改造这么一个书架的作用。一身黑的英俊男人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收起来,露出了漆黑镜片后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他走近了两步,伸出手十分随意地在书架木格的边缘敲了敲,仔细辨别由敲击而产生的响动,然后往旁边挪了挪位置,接着轻轻敲两下。

咚咚、咚咚。

接连敲了三次,在第四次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声音中所传来的细微不同。太宰治微笑了一下,气定神闲地抬起头,开始打量放在这块区域的那些数目庞大的书籍。

 

旁边并没有什么适合垫脚的东西,因此紧挨着房顶的那两层书可以排除;也不能是最下面的那两层,因为从刚刚那个董事长的表现来看,坐下及站起时稍显不自然的动作以及鞠躬后直起身时的刹那停顿,都能判断出那个董事长应该患有一定程度上的腰肌劳损……而且劳损状况应该还不算轻,因此也不可能是在必须深度弯腰的最下两层。

那么……

太宰治眯了眯眼,修长好看的手指从那一排排摆放整齐的书籍上轻轻划过。

 

“可恶!”

身后突然响起的怒声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路,太宰治的动作停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怎么?”他懒洋洋地转身靠在身后的书架上,“没抓住那个男人的狐狸尾巴么?”

“完全没有。这台电脑上比刚开到店里洗完打蜡的车还干净。”中原中也的脸上布满阴霾,暗暗咬着后槽牙说道,“要么是我们的怀疑错了,这家伙的确是个安分守己的生意人。”

事实上这台电脑里不能让人看到的东西还是不少的,比如有关企业偷税漏税的操作报告之类的,还有一些没办法摆上台面的走私生意,或者是洗钱的账本——经侦科的警察先生们大概很乐意看到这么一份详细的大礼包,但对于中原中也来说就完全没用了。

“唔。”太宰治随和地点点头,欣赏似的盯着办公桌前那个面容姣好的少女一副恨不得下一秒喷火吃人的凶恶样子看了几秒,然后才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道,“其实从昨晚我就想问了……”

现任港黑最高干部戾气满满地一抬眼:“什么?”

太宰治轻轻歪过头,嘴角微妙地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中也,你在焦虑什么?”

中原中也皱了下眉:“焦虑?可笑,我没有。只不过是——”

 

太宰治站在书架落下来的阴影里静静地看着他。那身熟悉的黑西装、以及嘴角稍微带着几分冰冷意味的微笑让他在那一瞬间看起来和以前带着人去火拼的样子重叠了起来,那时候太宰就是这幅表情,周围喊杀震天,枪声大作,而他站在一片喧嚣里,平静得和去听音乐会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中原中也一时语塞,后面的话消失在了太宰那仿佛什么都能看透的可恶眼神中。如果是几年前遇到这样的事、遇到现在这种状况的话,他心想。他可能会被太宰那种眼神激得恼羞成怒,进而一拳头挥过去吧。

但是现在他不大想那样做了,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不过现在想想那样做除了让太宰吃个几天的苦头外,也只会让那个混蛋因为看见他恼羞成怒的样子而更得意罢了——虽说太阳每天都从同一个方向升起,但人却也不能总是可着一个地方摔跟头啊。

所以他最终只是把那些复杂混乱的想法胡乱团了团塞在了一个小角落,用力闭了闭眼,长长吐出一口气:“……大概是因为我早饭没吃所以有点低血糖吧。”

太宰治挑了挑眉梢,似乎有些惊讶这小矮子居然有一天也能在他面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但这点惊讶丝毫不妨碍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知道你其实也不大在意那个山崎董事究竟做了什么,你只是希望能从他这里找到一点关于你这种状态的线索——但说实话,中也,我的异能对你不起作用,这说明你这个很有可能不是异能。而我到现在对于‘如果你变成女孩子不是异能所致那会是因为什么’这件事还毫无头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中原中也没吭声,但已经预料到自己接下里听到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科学和异能,也有像上次我们两个对阵组合那个葡萄君时遇到的无法解释的怪物。”太宰治自顾自地说下去,“这意味着你有极大可能只能等待,等待某一天忽然又变了回去,或者就这样一辈子——”

中原沉了沉气,尽量平静地说:“但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等在这里”

“——但就算你以现在这幅模样过一辈子,”太宰说,“那又有什么关系?”

长相精致的少女愣了一下,在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之后终于还是没忍住骂了出来:“放屁!!!太宰治有本事你也变成女人试试??站在那说话不腰疼,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太宰的眉间浮上一丝无奈的神色:“我当然不是在劝你心安理得地接收这些,然后就这么一直保持下去——嗯?其实这个说法好像也没错,我确实觉得你这样蛮有趣的——我的意思是,线索、方法,这些当然还要继续找,但你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没什么进展而一直处在这种……简直要溢满出来的焦虑之中。”

这句话听上去还像是句人话。中原中也按了按心里的火气,耐着性子听他继续说下去。

“为什么你的部下尊敬你崇拜你,为什么红叶大姐一直都这么爱护你,为什么森先生现在将他绝大部分的信任都交给了你……”太宰治的声音不急不缓,“是因为中也是个男孩子?‘哇这样的男孩子我从没有见过太稀罕了我真是喜欢他’——这样?”

中原中也还是臭着一张脸,不过比刚才的表情多少好看点了:“那当然不是。”

 

他在部下中的声望是一点点攒出来的,在首领心中的地位是一次次风里来雨里去的任务磨出来的,红叶大姐的喜爱……哦,这个就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了吧,大概。

毕竟他长得确实比别人好看。

 

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对吧?喜欢你的人,不会因为你是‘男孩子中原中也’而多喜欢你一些,或者因为你是‘女孩子中原中也’就厌恶了你。你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好干部,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这是他们信任你尊重你的原因。”

口才倒是没退步,这话听着就很令人舒服了。中原中也一边心里想着,一边有点诧异怎么今天这个混蛋这么愿意讲些好话来给他听。

然后他就听见太宰又不紧不慢地最后说道。

 

“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他说,“我喜欢你,也只是因为你是中原中也而已。”

 

中原中也:“………………”

 

突如其来的告白似乎和墙角青瓷中的熏香化为了一体,柔软的尾音和那清冽的香味一起散在了这间办公室中的各个角落;耀眼的日光倾洒进室内,细小的灰尘在光柱中静静盘旋。

 

前搭档脸上的神情不像是在作假,“我喜欢你”这句话钻进耳朵里,几乎让整个耳廓都“腾”地一下子烧起来。

中原中也傻眼了。


TBC.


评论(60)

热度(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