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4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14.

漆黑的轿车在市中心一栋写字楼前慢慢减速,最后停靠在人行道边上。

这里是市中心,周围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穿着精致的职业套装、匆匆赶去上班的白领精英,大家夹着公文包飞快路过,没人有空对停在这里的轿车多看上一眼。被轿车停在门口的这栋写字楼不低,有四十五层,却也不是这里最高的,它的四周前后是一栋栋比赛着看谁高的高楼大厦,成片的玻璃幕墙将刺眼的阳光尽数反射,个个的高度都仿佛要刺破天际。人们站在拥挤的十字路头抬起头的话,便只能看到井口那样小的一小块天空——其他的全被鳞次栉比的高楼挡住了。

商务轿车的门被推开,穿着笔挺的黑西装、戴着黑墨镜、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如同保镖一样的人物率先下车,随后恭敬拉开后座的车门:先出来的是一位身材娇小穿着职业套裙的女性,她怀里抱着一叠文件,俨然是秘书一类的文职;最后下来的那位显然是地位最高的那个,黑风衣白衬衫,身量瘦高,垂着眼,一头看起来很是柔软的黑发。

他下了车站定,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抬起来,掩着嘴咳嗽了几声;那位似乎是他的秘书的女性安静站在一边,虽然个头上矮了不少,但她站在那里时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那种精明能干的气场,就叫人不敢对她的工作能力有任何的怀疑。

 

“芥川先生——”

写字楼的旋转门内迎出来了一位有些气喘的男性,一边拿手帕擦着有些秃顶的额头上的汗一边匆匆走上前:“——十分抱歉,我是董事长山崎先生的秘书,叫我中村就可以了。下来迎接晚了是我的失职,请您原谅!”

芥川神色冷淡:“无事。带路吧。”

中村一边擦汗一边鞠躬:“是,是,请您跟我往这边走……后面这几位是?”他的眼神移向这位港口黑手党派下来视察的特派员身后,一位一直沉默不语的女性和一高一矮两位男性。

芥川眉间浮上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语句愈发简洁:“部下。”

大概是听出了这位语气里的不爽,中村额头上的汗越擦越多,连连点头,也不敢多嘴了:“是,是……请随我来。”

他转身走向写字楼内部,身后几人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各自摆出干练秘书和精英保镖的扑克脸,跟着走了进去。

 

董事长办公室在这栋大厦的最顶层,用青瓷包裹的昂贵熏香让这里充满山间草露一般清冽的气息,而巨大剔透的落地窗将最好的阳光迎进室内,照亮屋内一干十分内敛地散发着珠光宝气的古董收藏。

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董事长山崎苍介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目光微沉,手指轻轻摩挲着桌面上一份只用了一张素白的纸做为封面的古怪文件。

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眼神一动,将那份文件反手塞回到最下面一层的抽屉里,抬头时便已换上了一副看起来十足真诚的微笑,抬腿迈步转出办公桌之后,没走两步,便看见办公室那扇极富现代感的白色金属门被人轻轻推开。

 

中村:“这里就是董事长办公室——”

山崎苍介满面微笑,在芥川等人走近之后微微鞠躬:“欢迎各位。在上半年的时候,我们也如往年那样多承蒙你们的关照了。”

他这话不掺假。横滨身为本国仅次于东京的第二大城市,他这个成立时间并不长久的年轻企业能在这里站稳脚跟、发展壮大,以至于现在成为本地的几个标志性企业之一,与他在早期以每年收入的四成作为条件换来港口黑手党的庇护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

而每隔一段时间,身为利益既得者之一——或者现在来说是大股东也不为过——的港口黑手党便会派人来进行不定项视察,这也是惯例了。

芥川对这些社交辞令丝毫不感兴趣,只沉默寡言地在会客的沙发上坐下,随后冲着在他对面落座的山崎董事轻轻一扬下巴。

好在只要对他有所耳闻的人也多少都知道这位年轻黑手党是个什么脾气,所以倒不显得突兀,山崎董事显然也并没有把这举动放在心上。引起他注意的是旁边那个看懂了芥川的示意而一步上前,将手中文件放在两人中间的矮桌上并往自己这边推过来一点的干练女性:个头有些矮,但一身裁剪合身的套装裙却包裹出了她弧线漂亮的好身材,稍长略卷的橘色发丝在脑后松松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的样子看起来仿佛职场上任何一个聪明又漂亮的女性精英。

然而也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山崎苍介并没有察觉出这名职业女性的样貌有什么不妥,看过一眼后便垂下头,拿起桌上那份文件快速而仔细地浏览起来。

递完文件又退回到原位的“女性精英”默默松开了刚刚在那个男人打量过来时一瞬间攥紧的拳头,不动声色地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不作声地抬起眼,和规规矩矩站在芥川沙发后充当一个合格保镖的太宰治交互了一个“看起来计划还算顺利”、“中也什么时候见过我的计划不顺利过~?”的眼神。

看着一身笔挺黑西装的太宰治趁着没人注意飞快冲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又飞快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隔着那副漆黑的墨镜镜片中原中也都能想象到那双鸢色桃花眼狭长眼尾弯起又放下的微小改变,有那么半秒钟简直能让人觉得仿佛旧时光再临。

 

以前习惯把黑色的长款西装外套披在肩上的太宰治,

作为他搭档、在黑暗世界里掀起无数腥风血雨的那个太宰治。

 

停了几秒,现任黑手党最高干部垂下眼在心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呿。

 

 

当然,重温这一身黑漆漆如同乌鸦一般的装扮也不是太宰治心中的偏好所向,纯粹是因为情况如此,他只不过是诸多备选方案中捏着鼻子找了一个最不麻烦的,即使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

而且昨晚他在饭桌上提出这个的时候,显然同桌的三人都没想到如果要装成芥川的部下混进写字楼内部,还会有这么一个小细节。吃完饭他们各自回家(为了保险起见敦暂且是和芥川一起行动的),中途太宰下车钻进一旁即将关门的商场呆了十五分钟,出来时手中拎着个印着熟悉logo的纸袋中也并没有在意,直到回家后他换了衣服洗脸刷牙,躺在沙发上抱着手机打打游戏来放松自己的时候,太宰从客卧里出来,身上穿着他刚刚在商场买的标准西装三件套,对着镜子稍显生疏地打领带,还一边抱怨。

 

“唉,这领带怎么这么难打。”

 

中也从侧面看看见这幅形象一脸见了鬼般的惊悚,手里打着的游戏因为这几秒钟的耽搁瞬间挂掉了,结束了他的连胜纪录,他却难得没有跳脚怒骂太宰害他分心。

“你……”他用力清了清嗓子,发出的疑问真心实意。“你又发什么毛病??”

因为穿脱衣服实在是麻烦,太宰便把胳膊上只是为了看起来严重些才坚持要打上的夹板绷带去掉了,但额头上那些尚未来及拆,所以眼下他对着镜子漫不经心打领带的样子,便更加无穷趋近以前的形象。

“什么?”打好的领带结看起来有点歪歪扭扭,太宰琢磨了一下后还是皱着眉拆掉了,挑着间隙给了前搭档一个疑惑的眼角余光。

“怎么,难道现在你们那些部下都不穿这样一身黑了么?”他打着第二遍领带,因此回答的声音便听起来多有漫不经心。

中原中也在沙发上盘腿坐起,这才反应过来,是了,如果他们要假扮成芥川的部下,那的确是要穿成这样子的——而且为了演戏演全套,他大概还得穿上那种职业套裙。

但他仍然感觉这样的太宰治很别扭,熟悉是不假,可手上痒痒的想要一拳揍过去的感觉也一样熟悉得要命。

见中原中也沉默,太宰治想了想后笑嘻嘻地靠过来,弯下腰,指了指自己的脖颈。

“中也帮我一下?”

见你的鬼去吧,怎么不拜托我用这条领带勒死你?脑海里划过了这个想法,中原中也恶狠狠地瞪了眼这倒霉的、只会给他添麻烦和找事情的前搭档,而太宰治早就习惯了来自中原中也的各种威胁眼神,甚至拳脚相加都已经习惯得闭着眼都能摸清行动套路了,所以这点小小的瞪视于他而言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瞪了半天毫无作用,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知道这个混蛋固执起来也是件令人头痛的事情——所以不得不再一次妥协,叹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把手伸向太宰治的脖颈。

“……随便你吧。”他低声说。

客厅里只开了散发着柔和暖光的壁灯,灯影绰绰,无声地注视着沙发上的少女皱着眉认真地把手中的领带打一个还看得过去的温莎结,而黑发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收起了那副笑眯眯的不正经样子,幽深目光轻轻落在少女柔软打着旋的发顶上。

 

搞定了那条领带,中原中也挑眉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后便不耐烦地伸脚踢了踢太宰让他赶紧滚开,随后搂着抱枕又趴了回去,重新拿起扔在一边的手机,开了游戏的新一局。

“希望明天不要因为你这种样子而被人第一眼就认出来才好。”他语带嘲讽地说。

太宰治若有所思地转头看了眼翘着一只细白脚丫趴在那玩手游的漂亮少女,背上线条流畅好看的蝴蝶骨因为他这个动作而显得形状愈发清晰,似乎要顶破那一层薄薄的皮肉刺穿出来。

半晌后前任港黑最高干部才带着那么点意味深长的意味挑了挑眉,转身去穿衣镜前面检查自己这身装扮还有没有可能露馅的地方了。

“放心吧,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再说了,还有墨镜呢。”


TBC.

十点左右还有一更。

评论(24)

热度(2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