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3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13.

“小女孩?”

 

主菜终于被端上来,素色的一个砂锅,服务员戴着厚厚的手套将它捧到桌子上,只看着便似乎能闻到锅内料理浓郁的香味,一时间桌边四个人八只眼睛都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那上面。接着服务员小心地把盖子掀开,大团乳白色的水雾争先恐后从砂锅狭小的空间内挤出来,伴随着新鲜海产品的清香一起弥漫在这间不大的包间内。中岛敦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自己肚子也忍不住要咕咕叫起来,他双眼亮晶晶地探头一看,顿了一秒,眨了眨眼。

……真的只有三只龙虾啊?

他不由得抬头看了眼对面神色平淡的少女,有点搞不懂状况。他还以为刚刚那句“只点了三只龙虾你想吃也没有”的话绝对是中原先生说来闹着玩的呢。

 

那……

 

小朋友下意识又转头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太宰先生,意外发现对方只是瞥了眼那锅海鲜料理后便兴致缺缺地移开了视线,脸上表情居然同样没什么波动,平静得很——等等,刚才嚷嚷最厉害说快饿死了的人不就是您吗太宰先生??

中岛敦一脸“所以您打算吃什么”的茫然。

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了太宰这顿晚餐的主菜。服务员将海鲜砂锅放好之后,转身出去又端了另一个里黑外红的浅格木盒上来,这次太宰治立刻支直起了原本一派懒散的腰背,满怀期待地等着服务员把木盒放到他面前。

于是中岛敦又好奇地瞄了眼那神秘的木盒,随即把那双又圆又亮的猫眼又睁大了几分:那木盒里端端正正摆着一只中号盘子那么大的螃蟹,蒸得通体通红,一旁专门隔开的小木格里,黑色的底上放着两只素白的小碟子,里面是不同口味的浅浅两碟蘸料,看上去实在是美味得很。

而另一边的芥川早已见怪不怪地动筷子从砂锅里夹起一块水嫩多汁的香菇,似乎早就预料到——或者是这类状况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中原先生会给对其他海鲜没太大偏好的太宰先生另点一份。

 

精致木盒里的帝王蟹早被细心地拆分好,壳子都只是虚虚地盖在上面,只掀开来吃就可以。太宰夹了一块紧致的螃蟹腿肉放进嘴里,心满意足地眯起眼:“啊~果然还是这家店的螃蟹味道最好了~”

中原中也在他对面嚼着一片菜叶,闻言挑挑眉嘲讽:“省省吧,除了这家厨师的手艺的确好之外,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只你手里那一条螃蟹腿的价钱,就顶的上你平时吃的那一袋螃蟹了。”

“但有的店拿着好食材也做不出美味的食物呢,”太宰治一边慢条斯理地把壳子拿开吃里面的蟹肉,一边不轻不重地笑了一声,“就好像有些人,手里明明拿着好牌也总是会输。”

这话听上去就是实在像是话里有话意有所指了。中原中也夹了块煮得鲜嫩无比的龙虾肉在盘子里,垂着眼专注于自己碟子里食物的态度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颇有几分漫不经心:“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对发展到现在的这件事的一点看法而已。”太宰轻轻一弯嘴角,“与其说这个,不如说说刚才你提到的事?——什么小女孩?”

“唔。先前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我不是去了趟便利店么?在那我碰见一个男人领着个小女孩进来买东西,当时我只是觉得那个男人有些眼熟,大概是什么时候在某个酒宴或者合作项目上见过一两面,所以就没把太多注意力放到那个小女孩身上。”中原中也说,“结果刚才那个走错门的小孩……不是掉了个皮球在我脚边?然后我突然记起来了,前天晚上在我家地下车库那里,那个小女孩也掉过一个皮球,滚到了刚下车的我旁边,我捡起来还给了她,还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前天。那就是中也变成……”太宰似笑非笑地上下看了他一眼,“……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前一晚?”

对于他那种一条腿在风流这边、一条腿在下流那边的眼神,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已经迅速地习惯并免疫了。他淡定地点了下头:“嗯。”

然后太宰不说话了,安静吃着自己螃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中岛敦不像这桌上的其他几个人接触多了这些事,所以这语焉不详的三言两语结束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意思;倒是一边的芥川直白地提出了疑问:“前辈怀疑那个小女孩有问题?”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说不上有问题……只是现在想起来,那天晚上和刚刚,跟在那女孩身边的大人并不是同一个。前天晚上是一对看起来很面善的夫妇,刚刚是个看起来就是什么都市精英的中年男人。”

中岛敦听到这里,有点犹豫地插话:“会不会是父母和亲戚?父母上班,所以叔叔带着小侄女出来玩。”

太宰治:“如果没有别的突破口,我倒是愿意相信一下这个小矮子的直觉——中也的直觉一向和那些自然中生存的野兽一样准呢。而且三天内连续碰到一个以前没见过的人,说是完全的巧合也有些牵强了。”

“谁是野兽啊你这混蛋青鲭,小心我把蟹钳插进你眼睛里哦。”中也没好气地说,“那小女孩大概是有些问题,不过到底是不是敌人也不能现在就下定论。有可能——”

他看向太宰治,而他那虽然很能惹麻烦但能力确实没话说的前搭档早就先一步想到了他前面,从手机里把确认以同一种方式失踪的那十五个女孩的照片调了出来,递到他手里。

中原飞快扫了一眼:“没有。”

“是吗,”太宰忙着把那一大只帝王蟹通通塞进肚子里,因此懒得再动下手把手机拿回来,就先暂且放到了中也那边,“虽然是我们没有调查到的人也说不定,但这种几率小得可怜,从那个你觉得眼熟的男人那里作为突破口如何?”

中也有点头疼。他是真的记不起来在哪见过那个男人了,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应该是在最近两三个月里见过,否则应该会忘得更彻底一点。

 

这时芥川突然出声,声音淡淡的:“清水记得么?”

中也眼睛一亮,伸左手去拍了芥川的肩膀一下:“对啊,可以去问问清水——可以嘛芥川,反应还蛮快的。”

他翻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在通讯录里找部下的名字。

清水?太宰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谁?”他开口问。

“清水拓也,是中原前辈的部下,”芥川简洁道,“一直帮前辈处理一些杂事,行程或者跑腿之类的。”

“听起来好厉害啊……”中岛敦海鲜砂锅吃得十分满足,因此对请了他们吃这顿饭的中原中也的好感度又增加了一些,几乎要忘了在前段时间他们还是敌人了,“还有专门的人来管理行程的事情,好像那些大明星啊。”

芥川从鼻腔轻轻哼了一声,依旧拒绝和人虎的任何交流。

两个小朋友都对此不大在意,但太宰却开始觉得嘴里的螃蟹不是那么美味了。处理杂事或者跑腿,听上去都是些无足轻重的琐事,可另一方面来讲,大概中也现在身边最近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清水拓也了。

想到这里,太宰漫不经心地垂下眼皮,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刚刚一样懒散:“清水——没听说过呢,这个人。”

然而回答他的却不是芥川。

 

“因为是年初时候才调到我身边做事的,你能知道才有鬼了。”中原中也已经打完了电话,正好听到太宰的问题,冲他略带嘲讽地一勾嘴角。

而太宰治停下了拆吃螃蟹的动作,抬起头,在中也的目光中看了他半晌……然后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

小老虎没辜负野兽的名号,敏锐察觉到了气氛突如其来的微妙变化,有点茫然地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

就在他寒毛倒竖地以为这两个人要吵起来的时候,太宰忽然皱起眉闭上嘴,捂住了一边的脸颊。

 

他说:“哎呀,我牙痛。”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说:“喂,演技有点退步了。看起来好浮夸。”

太宰在芥川和中岛复杂的神色中,像小孩子一样一边捂着脸颊一边用筷子尖戳着木盒的底部:“很痛的!中也给我看看!”说完十分自觉地把嘴微微长大了一点,还眨了下那双鸢色的漂亮桃花眼。这种近乎撒娇的举动由他这样一个二十二岁的成年男性做本该让人浑身不适,但由太宰这种程度的男色做出来却只会让人不自觉就被他绕进去,还觉得他很可爱。

中原中也自觉不是那种心中四大皆空的圣人,因此并不能免俗——不如说他其实很吃太宰这套,所以才令人气绝地留了一大堆把柄和黑历史在对方手里。

不过他到底看了太多次太宰的套路,所以眼下他只是佯装没辙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前倾上半身,凑近了那张英俊的脸——

 

然后飞快拿起一根筷子,快狠准地伸进太宰嘴里,对准刚刚太宰捂得那边脸的后槽牙上狠狠敲了一下!

剧痛来得毫无预兆,太宰治一个哆嗦,差点没把伸在嘴里的那半截筷子直接咬断——结果上下牙条件反射合拢的瞬间硌到了坚硬的木筷,又是一阵直抵大脑神经中枢的剧痛,让前任港口黑手党最高干部先生直接扭曲了脸上的表情。

周围三个人都被他突然白下来的脸色吓了一跳。中原中也本来也就是顺手敲一下,平时的三分力都没用出来,看到太宰治这幅简直疼得生无可恋的表情也是茫然了一瞬:“我……难得突然力气见长??”

说完他又有点怀疑,因为觉得刚刚那情况不大符合常理,倒是挺符合太宰平时的演技水平。

“每次都装重伤,你还有没有点新花招了?”他眯起眼问。

 

太宰治这次是真心实意地用完好的左手捂着半边脸,哭笑不得:“等等,先前的确是在骗你,不过这会儿是真的疼起来了。”

“真的?”中原依旧怀疑状态,让他张开嘴,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查看刚刚敲的位置,结果还真的隐隐约约看出点端倪。

他沉默了会儿,然后说:“你好像长智齿了,白痴。先前都没感觉吗?”

“……智齿?”太宰想了想,随后也沉默下来,“这几天是感觉有点酸疼的肿胀……不过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上火了。”

“……”中原中也无语地看着他,随后认命地拿起了太宰刚刚放在自己这里的手机,“算了,我帮你预约牙医。今晚你先吃了止痛药老实点吧。”

 

太宰治:“哦。”

太宰治:“等等,不要预约以前那个长谷川医生,他给我拔牙我能疼死在牙科治疗椅上。”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骂他:“拔个智齿而已,你怎么事这么多?以前被身上大伤小伤不断也没见过你哼唧过一句废话。”

太宰治说:“那我不管。你要是预约那个无良医生,我不如现在就把自己挂上这个房间的房梁。”

中原中也的眼神十分轻蔑:“快点去挂。我拦着你了?”

 

一旁的中岛敦目睹这两个人的对话过程目瞪口呆。他看着中原中也拿着太宰先生的手机,十分娴熟地解锁了屏幕,然后一边和太宰先生互相说着些讽刺对方的话,一边用太宰先生的手机预约了一个牙科医生。

不是那个“长谷川”,而是另一个姓西村的医生。

 

不过,他在心里出神地想。虽然感觉每一句话都像是下一刻要吵起来……但反而让其他人都插不进话呢,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

真是奇妙的关系啊。

 

 

过了一刻钟,等中原中也终于预约好了医生,又回车上去给太宰拿来了止痛药,并且以“长了智齿”为由没收了太宰剩下还没动一下的大半只帝王蟹和芥川中岛三个人一起分吃了,他才在太宰生无可恋喝着白粥的伤心眼神中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开口说道:

“对了。刚刚给清水描述了一下那个中年男人的样子,他想了会儿后说知道那是谁了。”

太宰治无精打采地搅着碗里的粥:“哦,谁啊?”

“在港黑庇护下一个本地企业的现任董事。上上个月我在酒会上见过他一面。”

“风评?”

“工作严谨认真,没有不良嗜好,没有烟瘾酒瘾,并且热衷慈善——传说中的那种‘健康的人,健康的灵魂’*。”中原中也耸了耸肩,“当然,这是媒体和外界给他的评价。”

“但我们都知道,‘虚伪的真诚,是比魔鬼更可怕的东西’*。”太宰用略带嘲弄的口吻评价。

中原中也看了他一眼:“比如你?”

“当然,比如我。”前任港黑最高干部微笑道,“不过我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比不上我掩饰得好。”

中原中也想了想,痛快承认:“这倒是。”

中岛敦和芥川静静听着两个人开始讨论正经事。

 

吃了止痛药,现在多少已经好点了的太宰垂眼沉默片刻,随后微微弯了一下嘴角。

“不过要是想探探这个人的虚实——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


TBC.

*:“健康的人,健康的灵魂。”——摘自电影《史密斯夫妇》

     “虚伪的真诚,是比魔鬼更可怕的东西。”——泰戈尔

评论(37)

热度(2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