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8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08.

中原中也在深夜从梦中惊醒,“砰砰”的心跳声又急又重,在柔软的被褥里缓了好一会儿才惊魂未定地回过神来。

胸前陌生的重量不可忽视,面色阴晴不定的少女沉默片刻,才轻微叹了口气,重新疲倦地合上眼睛。

墙上时钟“滴答滴答”地往前走着。

他合上眼回到黑暗当中,刚才做的梦便又如影随形地缠了上来。甚至当他一出现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状况,眼前便似乎再度出现了那一幕幕看起来格外真实的画面,像是要接着刚刚未完的梦境继续下去,以至于让中原中也不胜其烦——这还没完没了了!

于是他“腾”地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要是有旁人在,肯定要被他这诈尸一般的动作吓上一跳。现任港口黑手党最高干部先生没好气地拿起床头闹钟看了一眼,愤愤地磨了磨后槽牙:行吧,凌晨三点。

 

凌晨三点,这会儿正是夜里最寂静的时候,外面街上没有聚会晚归的酒鬼喧哗,上下左右邻居也都安静入睡。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以及永远用一个步调往前走的时钟在“滴滴答答”。

 

睡不下去,中原中也只好随手拿了件薄外套披在身上,下床连拖鞋都懒得穿,就这么赤着脚走出卧室,然后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出来喝。

三点多,对于大部分平民百姓来说都在入睡当中,但对于他们港口黑手党来说,夜场才是他们的时间,基本上他们一大半的任务都是在夜里进行的——没有路人,可能会来捣乱的条子们也大多松懈。

喝了几口冰啤,觉得自己心里那股不爽的劲头因此消散了不少的中原中也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揉了揉有点僵硬酸痛的脖颈,随即一低眼又看见了摆在那里还没来及收起的医药箱。长相精致的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无辜的医药箱几秒,想到昨天遭遇太宰后经历的一切,想到昨晚睡前的猜测,想到刚才的那个梦,心里的火苗顿时“死灰复燃”,甚至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中也突然重重地把喝光的啤酒罐往矮桌上一摔。

“太宰……”他阴测测地念出这个同他纠缠了许多年的名字。

 

刚刚那个梦也是关于太宰治的——是的,当然是和他那倒霉前搭档有关系,否则其他还有哪个家伙能让他记仇至此,半夜连觉也不能好好睡?

中原中也往后一靠,心烦意乱地闭上眼。

在先前那段不甚安稳的睡眠过程中,他先是梦见一些乱七八糟的场景,随后那些画面逐渐清晰:梦里他正连轴转地忙于堆积在桌上的各种工作,部下们各个拿着要解决的问题围在他的办公桌前——居然没一个人对他以女孩子的外貌坐在这里处理工作的状况产生任何疑问——在最忙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他看都没看把电话接起,一声“喂”之后,紧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语气严肃的中年女人的声音:“请问是……同学的家长么?”

 

谁?中原中也没听清,正心生茫然,但梦里的他却十分自然地把话接了下去:“我是。您是班主任小野老师吧?现在打电话给我,是我孩子她闯什么祸了么?”

孩子??谁的??我的??我和谁的孩子??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简直是在看一部以自己为主角的电视剧,路人视角,且未能了解前因、也无法预料后果。

然后他听见电话那一头女老师严肃的语气犹豫了一下:“她没有闯祸……实际上,现在情况有点复杂,所以能麻烦您现在来一趟学校么?”

现在?中原中也看见梦里的他皱眉瞥了眼桌上的工作,但答应那边老师的话却没任何停顿:“好的,我这就过去。”

这么多工作怎么走啊。中也心想。他看见梦里的自己挂了老师的电话后直接拨了另一个号码,正当他疑惑这是打给谁的时候,那边电话接通,梦里的自己用异常笃定的语气开口说道:“现在去趟学校,你闺女肯定是又看谁不顺眼,把人欺负了还叫人找不到是她做的证据——班主任电话打我这来了。”

哦哦,这是打给孩子他妈了?中原中也想到这里突然表情一僵,因为他记起来“自己”现在是女孩子——所以这是打给孩子他爸????

中原中也的心情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复杂,不过没料到这还不算什么,重头戏是下一秒。

他听见电话那头传出来一个男人含着笑意的嗓音,极其耳熟,他认错什么,都不会认错这个。

 

他听见太宰治在电话那头懒洋洋地说道:“唉,不叫人抓到也算本事不是~那也是你女儿,中也偶尔也该多鼓励鼓励她嘛。”

“不用我鼓励她现在已经变成小魔王了,都是你惯的!我现在不对她的学习严厉一点,难道要等她长大再严厉??”

 

剩下还说了什么,中也就不知道了。

因为他在艰难意识到“自己不仅没能从姑娘变回来,还和太宰治结了婚甚至有了一个女儿”这个事实后,就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了……

这简直是最高级别的噩梦。

 

真是见鬼。中原中也盘腿坐在沙发上把梦境大致回忆了一下,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他才是生孩子的那个?????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中原中也心累地抹了一把脸,都已经快没精力生气了。

为什么他会梦到自己和……和那个太宰治结婚了啊?

那个——太宰治!!

呿!!

 

就在港黑的最高干部先生开始不知道第几次在心中编排他那惹人厌前搭档的一百零一种死法时,一阵闷闷的铃声响起,中原中也愣了愣,脸上要把某人骨头一块块敲碎的可怕表情稍敛。他起身回到卧室,从衣服堆下面扒出来了自己的手机,正在欢快唱着这周最热门的摇滚新曲,屏幕上显示的是他其中一个部下的名字。

一般这种时候能给他打电话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中原接起电话,为了掩饰嗓音上些微的变化而刻意压低了一点声线:“是我,怎么?”

“打扰您了,中原先生。”部下没有察觉出任何不妥,毕恭毕敬地说道,“十分抱歉,虽然红叶大姐对我们说您因为一些事情突发出差,但我觉得今晚工作的收尾情况还是要向您汇报一下才好。”

中原中也淡淡“唔”了一声,记起来今晚在码头的确是有一单大生意要交货,为了这件事他带领一个小组的人马不停蹄地忙了足足好几个月。于是他声音平静地开口:“嗯,你继续说。”

工作态度严谨的部下开始一条条汇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一般这种大任务在结束之前都要找总负责人最后过目确认,是习惯了。中原听完之后,又“嗯”了一声示意没问题,就按照原计划来。

中原中也不在,整件事情就由他负责的部下报备完毕,正准备挂电话继续去忙那边的事情,就突然听见“轰”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阵密集的枪声反击。

中原中也听到那边热闹的动静眉毛都没动一下。橘发蓝眼的少女长相精致,眉眼间却有自有一股让人后背发凉的漠然——那是属于久居上位的强者刻在骨子里的傲慢,不是简简单单换个性别就能抹消的:“出事了?”

显然部下也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面临突发状况十分淡定:“好像是。您稍等,我去看下情况,马上给您答复。”

电话挂断了。

中原中也把手机从耳边挪开,握在手里却没动弹。虽然说他没怎么担心那边的状况,但意料外的事情总是很令人讨厌的。

但他现在这幅样子又不好直接露面……

几秒钟后,来自部下的一张照片发了过来,中原中也拿起来一看,细细的眉梢忽地轻轻向上一挑。

嗯?

 

 

半小时后中原中也用最快速度赶向今晚交货的码头,但没把车停到附近,而是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就下了车,然后几个轻巧的起跃踩上一旁矮房的屋顶,一路踩着屋顶无声无息地靠近现场。

如果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他真的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被更多人看见——就算对他那些部下可以接着用“妹妹”的谎言蒙混过关(中也: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太宰那个傻逼一样那么难缠),但心里该别扭的地方还是会别扭,一点都不带打折扣的。

可情况又令他不得不过来一趟。

从那张照片上看,袭击者只有一个,孤身一人袭击了他们的守备,不像是来截胡货物,更像是单纯来砸场子。当然要是只有这些的话,也不至于让中原中也安心不下到这幅样子也要过来看一眼的地步,他担心的问题是——

照片上的袭击者,有着白色短发以及白虎的四肢。

毫无疑问,那的的确确是侦探社他们那里的那头人虎。

 

如果真的是那头人虎,那他那群部下必定是挡不住的,所以他必须要过来;另一点让他疑惑的地方是,这没有前因后果的,人虎跑他们这里打架做什么?

组合战之后,他们两方虽然没有坐下来签和平协议,却也一直是默默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人虎这次过来,是他们社长的意思,还是又出现了别的状况?

这里面一定有鬼。

已经飞快到达原本交货地点附近的中原中也心里默默想。

 

他没有直接出面去找自己的部下,因为外面的状况不大对劲。先前从屋顶上掠过的时候他飞快瞥了一眼,发现自己那些部下一切如常,该守备的守备,该巡逻的巡逻,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当中原中也再次联络自己先前那个部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直无人接听,已经联络不上了。

麻烦啊……皱着眉头的少女藏身在一片阴影里,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看了一眼。

 

一只手慢慢从他背后靠近,在即将接触到的时候中原中也神色不变,手肘却飞快击向身后,并接此力顺势以左脚为轴飞快回神,右腿绷直,在肘击之后行云流水般迅疾追加了一记飞踢!!

预想中骨骼断裂的声音没有传来,肘击被人闪过,而飞踢而起的脚踝则被人以不差分毫的精准时机紧紧握住了。

中原中也慢慢抬起眼,面无表情地和来人对视。

能这么清楚他的攻击套路,这么顺理成章接下他的攻击的人,也就只有那令人讨厌的一个了。

 

同样站在阴影里的太宰治对他挑了挑眉,弯起嘴角,用戏谑的语气慢慢说道:“佑子——妹妹?”

仔细听的话还能从中听到一点遗憾,似乎是在叹息还没玩够呢,就这么戳破了那层窗户纸真是好没意思。

 

中原中也的脚踝还在太宰手里握着,一直保持绷直脚尖抬腿飞踢的动作很考验韧性,他对此没什么反应,却为了太宰治那个戏谑的眼神和遗憾的语气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再多一句废话就揍你。”长相漂亮的少女冷着一张脸,十分简洁有力地说道。

 

抛去其他的不谈,只刚才他们对视的那个眼神,就足以让这两个人知道对方已经识破了自己先前的套路:他的确是知道我之前都在演戏了。

这么多年的纠缠,除了给他们双方都带来许许多多的麻烦和数不清的吵架动手之外,

也确实让他们两个成为了最了解彼此的人。

 

TBC.

评论(35)

热度(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