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6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迟到hin久的情人节贺文在写,今天先放个更新……

06

中原中也坐在副驾上,一扭头看到自己那倒霉前搭档的表情就下意识头皮一麻,知道要糟。

他实在是太了解太宰治。知道方向盘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那叫“飙车”,而在兴致上来的太宰治手里时,那就不叫“飙车”,而是叫“飙命”——

“喂。”一直脸色平静的漂亮少女紧紧盯着迈速表上越来越高的指针,轻轻搭在安全带上的手指猛地收紧,头疼地预感到这事接下来的发展不会妙。

太宰治一边不挪地方地踩着油门,一边勾着嘴角心情不错地问:“怎么?”

 

能不能老规矩,城市追击战的时候,我开车,你开枪——这种话当然不能说出来。于是现任港黑干部只好在不断提高的车速中,委婉提醒:“……注意行车安全。”不要让我们没被后面追上来的敌人干掉,反而都死在你这种横冲直撞的疯狂车技之下。

他当然是不怕死的,只不过这种死法也太丢人了点,而且听上去还很像是和这个混蛋一起殉情,到时候真是死了都会被气活过来。

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啊,佑子妹妹不用担心~你看你哥哥和我共事那么多年也不活得好好的?”

中原中也的嘴角轻轻抽了抽。

 

——放屁!“我开车你开枪”的规矩就是从你撞烂三辆车之后才定下的!要不是老子每次都在最后关头一扔枪然后拽着你用异能脱身,现在坟头草都要长成大森林了!!!

 

中原中也突然觉得有点悲凉。因为他发现从今天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件好事等着他,前半个月的任务加一块也没有今天一天让他心累。

和这天气一样,真是糟透了。

 

然而就在他叹息自己倒了什么霉运的时候,后面紧紧咬在屁股后面的车子忽然摇下车窗,太宰吹了声口哨,愉快地说:“佑子妹妹,坐好抓紧安全带~”

罩着遮雨布的枪管看不见其上冰冷的反光,但杀气却不受天气所制,教人无端浑身一凛。而不用他提醒也已经从后视镜看见那漆黑枪口的中原中也脸色着实不算好,他攥紧一旁的扶手,刚坐稳就感觉车身猛地一晃,同时大量子弹倾泻而来的暴响混合着漫天大雨,在这条空旷的沿海大道上骤然响起!

 

“砰砰砰砰砰——”

 

对方不怀好意且来势汹汹,但太宰治还是凭借着要让人把胃吐出来的狂野车技闪过去不少子弹,起码没有让这辆压根没有任何防弹措施的小破车被一枪打爆轮胎或者油箱。

“啧,一群小混蛋们。”他嘟囔了一声,“这是租的车子,打坏要赔钱的啊。”

坐在一旁的中原中也没理这个指责追击者是小混蛋的“大混蛋”所说的话——因为他现在有点紧张。莫名其妙变成女孩子的经历、一时口快假扮成自己妹妹的谎言、搞不清状况就跟在车后面紧追不舍的追杀……林林总总加一块,哪一个都让他无比烦躁。

若是平时,这点小打小闹还不值得堂堂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先生放在眼里,只是现在为了隐藏身份,他既不能使用异能,一时半会又没想好要把自己设定成“对黑手党的生活一无所知的纯洁小白花”、还是“同样也是通过别的渠道耳濡目染长大的漂亮霸王花”更不容易惹身旁前搭档的怀疑。而犹豫的结果就是此刻面对追击格外地束手束脚,越来越烦,到后面简直想把太宰治连同身后那群讨厌的乌鸦通通碾碎干净!

“砰砰砰——”

恰好一颗子弹打在了轮胎附近,冲击力和掀起的石块让整辆车都危险地向上颠簸了一秒;而中也脑袋里那根早早就抽紧绷直的神经终于“啪”一声断裂,他手指一动,条件反射就要向座位底下摸去拿枪反击!

 

太宰治用眼角余光看见了他的动作,心想小矮子果然演不完全程要出纰漏……但如果现在让中也反应出露馅了的话,那岂不是要少好多乐趣?

才不要呢。

以上想法飞快从被追杀也照样十分漫不经心的黑发男人脑海中闪过,于是他借着闪过又一波子弹的机会再度猛打方向盘,用车身剧烈的晃动和带起的惯性打断了他那位漂亮的前搭档的动作。

没能去摸枪,中原也瞬间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状况——“摸枪反击”这个技能用出来绝对下一秒就暴露。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车是太宰治租来的,不是他们两个谁的爱车,座位底下压根就没枪可供他摸。

 

中原中也的手停在半空僵硬片刻,下一刻果断向旁边摸去抓住了太宰治的衣角,仿佛他本来就是要这么做似的。

同时还为了掩饰这个尴尬行为似的清了清嗓子,一边用另只手继续紧紧抓着扶手,一边接着假扮和太宰治第一次见面、眼下被突发状况吓到又强行镇定下来的无辜少女:“……太宰先生,你是不是人缘不太好?”

太宰治:“嗯~?为什么这么说~”

中原中也冲后视镜那里努努嘴。这意思是,难道缀在后面那一大堆你都当我看不见吗?

看到前搭档努了下嘴的样子,似乎没察觉到这样做的自己看上去多可爱。太宰治噗嗤一声笑出来。

 

中原中也,他那纠缠了数十年的老搭档本就天生脸嫩显小,平时人人都觉得他们两个起码要差个三四岁,没几个人能猜到其实中也才是比较大的那个;

而变成女孩子之后这种优势便更明显了一些。面容姣好的少女,侧脸的线条看上去近乎美好,带着一种似乎小女孩一样的纤细和青涩,眼底却又有着一份怎么藏也藏不好的危险锋芒——如同用硝烟与鲜血打磨出来的刀刃,驱赶胆小鬼,吸引同道者。

甜美又冰冷,太宰治真是喜欢极了这种感觉。

一定要和这样的中也多玩几天。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危险追逐战还在进行着。仗着路途宽阔人烟稀少、背后又有几分势力,追在后面的那几辆车的人开始肆无忌惮使用各种热兵器。而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虽然还能应付比眼下多一倍的人数,但他们的车子却率先变得破破烂烂,要承受不住这种高强度的追击战了。

回头观察了一下身后的情况,中原中也表情平静,倒也不着急。除了那几次因为积水地滑、驾驶员又十分随心所欲,而导致他们差点翻车翻进大海里的高速漂移让他很想把太宰治踹下驾驶座之外,其他的诸如身后的是什么人啦、这些家伙怎么解决啦之类的,他一点也不担心。

不然要太宰治干什么,单纯开车吗?

他又不傻。

 

显然太宰治也不傻,他漫不经心地弯着眉眼,收势好看的狭长眼尾轻轻往上弯了一个十分勾人的微小弧度。随后他落下一半驾驶座这边的车窗,狂风暴雨瞬间呼啸着卷了进来。

骤然被冰冷雨水拍了半边身子的中原中也皱了下眉,还没来及说什么,就感觉到腰际传来一股大力,然后就被换了单手开车的太宰治猛地搂过来压进了怀里!

 

“怕佑子妹妹撞到脑袋,还是在我这里让人放心点~”

头顶传来略微低沉的熟悉笑意。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被某人笑嘻嘻按在怀里,由于太过震惊完全没想过还会有这样的发展,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也没给他反应过来的时间,因为太宰治嘴角勾着一点冰冷的笑意轻轻眯眼,下一刻便猛地踩下刹车一打方向盘,地上的积水被高高甩起,这辆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小车立刻原地一百八十度大回旋,瞬间正面迎上身后那几辆来者不善的黑车!

随即太宰治将手臂探出车窗,手中握着一把先前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沙鹰,似乎演练过无数次一样熟练地对准那几辆车的翼子板和轮胎接连扣下扳机,瞬间打了五发子弹出去。

“砰砰砰砰砰!!”

和那群追了一路也没能打准位置的蠢蛋显然不同,太宰治这几发子弹没有一发浪费,打爆了两辆车的油箱,又打爆了剩下几辆车的轮胎,紧接着骤然卷起的火舌将那几辆打爆轮胎的车瞬间掀翻推了出去,接连爆炸,几乎是瞬间解决了跟在身后的威胁——

 

——而长这么大,头一次在战斗中被人搂在怀里保护的“中原佑子”没有因为大回旋撞上玻璃,也没有被回旋时扫进来的子弹伤到,安安全全……就是脸色有点不大好看。

 

被这样完全当成弱者一样地对待——即使现在变成了女孩子——他也几乎快没法演下去了。

不行。他辛苦压着心里“把混蛋太宰搂住自己的胳膊一节节掰断”的暴力想法,一边默默想。

就算要装,也得装成红叶大姐那样子的姑娘。不然一直装成这种柔弱的小白花的话,在太宰面前会不会露陷先不说,他自己就要率先崩溃。

 

而飞快发了条信息给尾崎红叶,告诉她这里情况后的太宰一副这时才想起来怀里还搂着个人的事情,他松开手,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笑眯眯摸了下中也柔软的发顶。

“没事了哦佑子妹妹,这里让红叶大姐处理就好,我现在送你回家~”

被放开的中原中也一声不吭坐好,太宰治觑了眼他的表情,十分清楚自己这次要是再去撩拨就绝对会被真的一拳打上鼻梁,于是十分识时务为俊杰地同样坐好,端出一份一本正经的表情开回了中原中也位于市中心的公寓——“中原佑子”之前在停车场的时候告诉他说自己现在暂居在哥哥家,而前天晚上被红叶大姐接过去住了一天,正好错过太宰治送喝醉的哥哥回去。

 

在暴雨终于变小的时候,他们好不容易经过门岗怀疑的眼神才把这辆应该直接开进报废厂的汽车开了进去。太宰治把车子停下,中原中也默不作声地推开车门下车。

本来因为太宰的提议而被红叶一个电话命令来在这里等他的樋口一叶不见踪影,两个人都没在意,因为刚刚那场事故,现在在那附近的黑帮成员纷纷赶了过去清查现场。

太宰治要下车窗,冲面无表情的少女笑了一下:“那佑子妹妹上去吧,我走了~”

中原中也手上拎着一堆刚刚(红叶大姐)买的衣服,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开口问道:“手臂……没关系么?”

太宰治眨眨眼:“你说这个?”他看了眼刚刚伸出窗外的那条手臂,上面有条被流弹擦伤的长条伤口,不算多深,但血迹也已经渗透了风衣,晕开的血色在浅色的布料上看着格外扎眼。

前任港黑干部淡定地晃了下手:“这点小伤没关系的,死不了。”

“……”

 

刚才那种流弹四处乱飞的状况,这点擦伤确实不算什么事,对于他们来说简直算是家常便饭一般寻常。

但是本该直接冷漠走掉的中原·我们是凶残的黑手党·中也先生却觉得太宰治身上那点血色莫名扎眼,让他十分不爽——但这就很奇怪了,因为他自己就经常把太宰揍到吐血,也没见有什么不爽的。

回家算了,反正死不掉。

……

…………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

算了,就当是敬业演戏,把好妹妹的角色演到底。

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把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收拾了一下,被雨水得额发都贴到脸颊上的少女对太宰治歪了下头,说道:“跟我一起上来吧,我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再走。”

 

啊啊,上钩了~

如果有尾巴,那绝对已经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的太宰治佯装矜持地假意客气了一句,便干脆利落地停了车,心满意足地跟在中也身后,进到了这栋前两天他才来过的高级公寓里。


TBC.

评论(54)

热度(3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