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小号。本体:木对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3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03.

太宰治轻轻一挑眉,脸上怀疑的神色并没有减轻多少。但不管他心里如何想,嘴上还是先顺溜地把话接了下去:“那可真是失礼了。我和他——和中也认识这么多年,还真不知道那个小矮人有一位这么可爱的妹妹呢。”他伸出手和眼前的少女握在一起。

听见太宰三言两语总要带出一句矮,中原额角青筋直跳,简直想找准那张俊美的脸兜头给他一拳。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妹妹”的谎言既然已经情急之下说出口,那现在无论怎样都要辛苦圆下去,不然只会比刚才更丢人。

于是少女弯起漂亮的眉眼,笑意更盛,不动声色开始继续下一个谎言:“说来也是很不好意思,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走失了,前段时间阴差阳错之下才得知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他也是相认不久……”

商场里金黄的暖色调融融地披洒在眼前的少女身上,T恤牛仔裤,柔软的橘发绕过雪白脖颈散在肩头,看上去十分好看,又因为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危险气质,所以远比其他漂亮女孩子更加吸引人。

 

太宰治下意识摸了摸鼻尖:“抱歉。”

少女耸了耸肩:“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因为反正也是瞎编的。

 

看着眼前和老搭档一模一样眉眼的少女,前任港黑干部有点微妙地皱起眉。他没有相信刚刚那个理由,因为听上去无论如何都像是小说里的桥段。但俗套有俗套的好处,起码目前来看它没有什么破绽,而眼前这位也的的确确是个姑娘……

太宰治难得有点纠结。

说来也是巧,从小到大,能让他纠结的事情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偏偏里面起码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他那前搭档,眼前这个姑娘嘴中所谓的……哥哥。

不过好在他向来不是一个习惯将心事端到表面的人。太宰治一边心念转回,一边笑眯眯地又握了握掌心比他小了两圈的手,随后才慢吞吞地将人松开把手收了回来:“中也的妹妹吗,倒是长得和他一样好。那小矮人品味堪忧,也就剩下这一个优点可以让人欣赏了。”

欸?被夸奖的人眨了眨眼,难得从眼前这个家伙嘴里听到自己一句好话,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不如说这混蛋果然对女性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银在他手下时可比芥川要顺利,樋口先前去侦探社一探虚实将人虎引入陷阱,事后也没被这家伙报复。至于自己就更不用说了,这么多年来没被这人气死,他都觉得自己脾气真是好好。

太宰治看着漂亮小姑娘有点呆的表情,抿了抿嘴,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不管现在情况到底什么样的,他都觉得这个发展很有意思,兴致勃勃想要从中插一手。

“讲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他清了清嗓子,“你这么好看,名字也一定很可爱。”

名字??中也隐秘地抽了抽嘴角,开始有点烦了,也是因为越来越心虚——不停圆谎的感觉真的很讨厌啊!

怎么办。被问及名字、但是完全没考虑这个问题的人盯着太宰治那张英俊的默默想,我要现在一拳揍上去吗?

太宰治眨眨眼,无端背后一凉。

好在终于付款归来的尾崎红叶拯救了这两个人一个被揍、一个被戳穿的命运,在几步外就听到了问话、于是瞬间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的大姐头微微一笑,开口:“佑子,你和那个男人聊得那么愉快,你哥哥可是要生气的哦。”

 

中也立刻松了一口气,回过头,不忘改一改自己的称呼:“……红叶姐。”

太宰治像个不开心的小孩子一样鼓了鼓脸颊,懒洋洋拖长了声音,却也老老实实打了招呼:“大姐头。”

 

尾崎红叶缓步走近至中也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顶,微笑:“中也出差出得匆忙,所以大概是还未来及同你讲他和这个男人……和太宰之间的关系可算不上融洽。”

一句话,既不着痕迹向太宰证明这女孩的确是妹妹而中也去出差现在不在本地,又向松了口气的中也暗示接下来的话该如何接小心露了馅,尾崎红叶安安稳稳坐在干部的位子上这么多年,显然并不全是因为她生得美艳又武力值高昂。

这位一来,太宰治就知道自己那些小花招都不必用出来了,因为使出来也没多大作用,弄不好惹恼了大姐头,那他大概连凑这个热闹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他依旧拖长了话音,就像从前还在组织里时那样,笑嘻嘻地对红叶大姐卖乖巧:“大姐头别吓唬她嘛,中也妹妹一会儿不理我了可怎么办?话说回来,名字是叫佑子么?果然是个很可爱的名字呀。”

一不小心就换了名字变成中原佑子的中也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沉默片刻后只好说道:“……是。那是我的名字。”

红叶一手拎着装着新衣服的纸袋,一边拉过“中原佑子”,笑盈盈岔开话题询问太宰:“中也不在,我带她来这里逛逛街,买些衣服——倒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倒没什么可隐瞒的,太宰治实话实说:“工作。我和敦君来这里调查一点事情。”

敦君?红叶反应了一下才记起来这是那头把她家镜花从组织里带出来的小老虎:“哦,那你还不去工作,杵在我们两个面前是做什么?”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你再纠缠着中也的妹妹不放,我可就要向他告状了。”

“已经调查完了嘛,大姐好凶。”太宰治一摊手,“原本是要一起回去的,结果我看到佑子妹妹的背影还以为是中也,就让敦君先回去了,我自己来打个招呼。”

这句话可供吐槽的地方太多,比如说那个“佑子妹妹”的肉麻称呼,又比如说看到势如水火的老搭档就一定要来撩拨撩拨的习惯……红叶无语片刻,微微偏头和中也对了个眼神:怎么办?

中也冲她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示意如果生硬赶太宰离开,那他百分百会立刻起疑……不如看看他到底想干嘛,再见招拆招。

这些交流发生在眨眼之间,在其他人眼里大概连一个停顿也算不上。红叶接着太宰刚才的话音,说道:“好吧,那现在见面了招呼也打了,你还想做什么——若是实在想要给我们拎包,再请我们两人吃一顿饭,那你留下便留下吧。”

这就是显然要把自己当成苦劳力了。放在平时太宰治肯定有多远躲多远,但现在因为一个半信半疑的中也的妹妹……他眨了眨眼,没什么犹豫就笑着答应了下来:“好呀~能给大姐拎包,不知道多少人都要羡慕我了。”

中原中也暗暗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己接下来这一路上都得小心着来了。

他默默叹口气。

真是要命,简直想立刻把太宰拖到角落三下五除二揍个半死再说。

 

 

不过既然有个积极选手自愿报名帮忙,不用白不用,红叶拖着中也一路买,基本看到顺眼的就要,一点不在乎还能不能拿动的问题。好在太宰治也不是真如中也所说的那样不堪重负兼并手无缚鸡之力,否则就冲他左右挂在胳膊上的十来个袋子,怀中抱着的三四个纸盒,还真不一定能一直坚持到吃饭的地方。

午饭吃的是一家有名的中餐馆子,太宰治坐在两位女士对面,看着侍者将红叶点的一盘盘菜流水线似的端上桌,镇定得仿佛不是自己掏钱一样。

哄女性开心嘛,花点钱也无所谓。

他将那盘麻婆豆腐往和中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女面前推了推,笑眯眯地说:“佑子妹妹尝尝这个?这是他家的招牌菜呢。”

中原中也没理他,正在低头喝那碗鸭血粉丝汤。闻起来十分鲜美的汤面上飘着几片香菜,他伸勺进去搅了搅,舀了一勺出来,凑到嘴边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满足地眯起眼。

太宰治拿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看到这一幕之后,十分缓慢地勾了勾唇角。

 

中也猫舌头,怕烫。

但大概他自己没注意到,他在吃到好吃的东西、又不愿叫人看出来自己怕烫的时候,会下意识伸出一点舌尖舔舔嘴角,权当降温。因为这个过程是个十分短暂快速的小动作,所以太宰治确定只有自己在过去那么多年之中,注意到了搭档这个小细节。

就和眼前这个“中也的妹妹”刚刚所做的一样。

太宰治低头吃了一口青菜,从觑隙观察对面。

一个长相和那小矮人一样好看、身材又十分有料的……少女。

太宰治轻轻联垂眼,敛去其中异常愉悦的眼神。

 

恰好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工作方面的事情。尾崎红叶看了太宰一眼,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起身离席去接了这个电话。

太宰治毫不在意,他在红叶离开之后便停下筷子,撑着下巴笑眯眯看着对面的中原佑子……或者是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女孩子的搭档,中原中也。

“中也的妹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中也警惕地抬眼:“什么?”

太宰治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仿佛蕴着一点星火,别人一不留神便会陷进其中。他压低声音,欢快地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

 

“其实啊,我从很早以前起,就喜欢上你哥哥了哦。”


TBC.


宰那个是被动技能我了解,但为了剧情能顺利发展就小小私设一下哈,搭噶别太放在心上(。)

评论(62)

热度(3839)